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苏蒂妮:酒店打工 人际关系
2018年12月24日 15:21        稿件来源:中文导报

  绿大婶破天荒地休息两天,今天来上班,得知帅小伙中村君辞职了,也是一脸惊讶,十二万分惋惜的表情。在电梯里,她不停问,怎么会这样?

  胖长田前辈在边上,她也是个"包打听",和淳子前辈并列,故作神秘地说,我知道原因。绿大婶仍在那自顾自地伤心,我和胖长田便一起出了电梯。今天我特别清扫,负责各个楼层走廊的排风扇清扫工作,拆下来,清洗,再装上去,这样的步骤,爬高上低,隔空站在小扶梯上,我一直担心自己会掉下来,摔个狗朝天。心境再年轻,体力摆在那了,岁月不饶人。

  在胖长田担当的那个楼层,她走近我,四下望了望,悄悄地告诉我中村君辞职的原因,是和小纱酱有关。我听了后非常吃惊,张大了嘴巴,简直不能说话。小纱酱之前休息两礼拜,一直以为是身体不适的原因,原来不是的,是心理上的原因。据小纱酱说,中村君八月左右的时候跟踪她。这使我非常诧异。小纱酱喜欢前台菊木君,人尽皆知,而且小纱酱是(因残障等原因的)特殊雇佣人士,也是人尽皆知。中村君和小纱酱怎么也联系不到一块去。

  中村君和小纱酱家住在一个地段,抬头不见低头见,且都是走路上下班,偶尔会遇见,也再正常不过。但是小纱酱就固执地认为中村君跟踪了她,这在法律上被定义为跟踪狂,是犯罪行为。她妈妈非常强势,联系最高女上司和胖上司,试图闹到警察那里去,只听小纱酱的片面之词。

  中村君非常冤枉,怎么解释都没用,跳进黄河洗不清了,最高女上司为了息事宁人,就劝退中村君,为了前途着想,对他说,我们知道你是冤枉的,但是闹到警察那儿,对方又是特殊人士,局面对你不利,你还年轻,人生才刚刚开始,以大局为重。

  中村君是外乡人,爸妈都不在本地,他自己又年轻,没人替他出谋划策,只好答应了下来。怪不得那天和我在一起工作时,他告诉我他是被解雇的,一脸无奈。我当时尚不知情,还劝他没关系,机会多的是,再也没想到还有这小插曲。听胖长田前辈的话音,小纱酱的妈妈也不是等闲之辈,私生活比较杂乱,无业,养活三个孩子,说白了是吃低保的家庭。最高女上司不想和对方有深层瓜葛,只好牺牲了中村君,也是不得己而为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分享到:
阅读推荐

友情链接
 中国驻日本大使馆  日本中华总商会  全日本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在日中国科学技术者联盟  东京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东工大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千叶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筑波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大阪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东京中国文化中心
 复旦大学日本校友会  理化研中国学者会  首相府邸  日本驻华大使馆  观光厅
 日本国家旅游局  日本国际交流基金  中日交流心连心  日本文化中心  日中友好会馆
 日本中国友好协会  日中友好会馆  共同网  日经中文网  朝日新闻中文网
会社概要 广告募集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3 - 2015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