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万景路:如何看待日本人守小礼无大义
2018年07月26日 16:51        稿件来源:中文导报

中文导报 文学园地

作者:万景路

前阵子日本电视台又报道了一位日本艺人婚外情的丑闻。看着这位艺人在记者会上只是不断重复着“对不起”、“给大家添麻烦了”这些台词儿时,就总觉得他好像没说到点子上。一般像在国内出现类似情况时,必用口头禅一定是“将虚心接受道德法庭的审判”云云。但在日本,无论是明星还是普通人,在做错事儿需要谢罪的时候,却从未听到他们提过“道德”二字,感觉在日本人的精神品格里似乎就缺了一点“德”,即“道德”。

翻检《广辞苑》,发现日本作为中国文化的传承者,最初引进的中国儒家的廉耻观与中国古代典籍的释义亦很近似。近代培养了多位日本政坛精英的松下村塾主人吉田松阴,在其《讲孟杂记》中论及日本应有的新民族精神时,就首论“耻”字,他说:“……君子之耻与小人之耻相比较,君子耻无德义,小人耻无名誉。君子耻无才能,小人耻无官禄……耻之一字,乃本帮武士之常言,可谓无有不知耻者”。他又说:“若要兴武士之道,必先兴知耻之道……”。吉田之说,可谓概括了古时日本人对于耻之概念的总体认识。但如果细心观察一下就会发现,古代日本在引进中国儒家道德观的时候,对礼、智、信、忠、节等发扬光大,却由于地理环境和国情等因素影响,未能真正对统领儒家道德体系的灵魂即“仁义”加以发扬。这就使得古今日本人的道德观念模糊不清。

我们所说的“德”,把它用于人伦,就是指人的本性、品德。儒家认为“德”包括忠、孝、仁、义、温良、谦让等。我们讲“德”是和“道”连在一起的,即所谓的德是道的载体,道的体现,这才是道德。日本人也引进了我们儒家之“德”,并把它归纳为由品质、意志、理性、忠诚、勇气、名誉、诚实、自信和谦虚等精神要素构成的人间性。但观日本由民俗信仰和自然信仰发展而成的国家宗教神道教之“道”,却似乎与“德”关系不大,因为日本的“神道”并没能把“德”作为“道”的载体来体现。

比如神道教的“祭”之“神乐”,那祭献巫女,神殿上夜间的“杂鱼寝”无遮大会等,怎么看就都像是变态神高高在上的在欣赏众人宣淫取乐,德行就实在有点欠佳。而且,我们发现神道教传承至今,似乎并没有一种道德体系在传承,甚至连教义都没有。再比如由武士形成的武士道,虽然提倡所谓的“义、勇、仁、礼、诚、名誉和忠诚”七大要素,但其宣扬的真髓却不过是对主公的绝对忠诚和为主公而死的“道”而已。“忠臣藏”四十七义士的故事传颂至今,所宣扬的其实就是武士不分善恶的对主公的绝对忠诚。至于驾“黑船”到来威慑日本开国的佩里上陆地所立的佩里塑像;东京上野公园高高耸立的反政府的西乡隆盛铜像;靖国神社虔诚的供奉着的东条英机等战犯,等等,这一切,让我们看到的都是日本人只崇拜强者而不问善恶的德行。由这些也足见,日本人的善恶观道德观确实是有些问题的。

武士道传承至今,虽已完全变成了无形的精神传承,但其中的只有丢脸意识而无罪恶意识,过分注重所谓的名誉而不分善恶的传承,却都早已深深植入了日本人精神世界的价值观中。也因此,日本人在做了坏事被曝光时,他们虽会感到羞耻,但却绝不是感于道德责任的羞耻,而只是为丢了脸给周围的人添了麻烦而感到羞耻而已。所以说,我们说日本民族是个守小礼而无大义的民族,不是无的放矢,而是有道理的。

 

分享到:
阅读推荐

友情链接
 中国驻日本大使馆  日本中华总商会  全日本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在日中国科学技术者联盟  东京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东工大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千叶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筑波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大阪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东京中国文化中心
 复旦大学日本校友会  理化研中国学者会  首相府邸  日本驻华大使馆  观光厅
 日本国家旅游局  日本国际交流基金  中日交流心连心  日本文化中心  日中友好会馆
 日本中国友好协会  日中友好会馆  共同网  日经中文网  朝日新闻中文网
会社概要 广告募集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3 - 2015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