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中文导报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华人新闻
疫情之下那些隔海相望的亲人们
2020年06月05日 11:41        稿件来源:中文导报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5月30日发布的新冠疫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30日16时32分(北京时间31日4时32分),全球累计确诊病例达到6003762例,死亡病例为367356例。美国最多,新冠病毒已蔓延到美国所有50个州,导致160万以上确

  诊病例,10万人以上死亡。日本累计感染者为16,000多名,死亡近900人。

  由于疫情流行,世界各国纷纷关闭国门,人员来往停止,这也造成了许多在日华人难以回国,亲人也无法出国,只好隔海隔洋互问平安,有的甚至亲人去世,也无法见上最后一面,留下终身的遗憾。

  作家毛丹青隔海追忆母亲

  4月9日,旅日作家毛丹青在微博上写下了对母亲的悼念哀思。因为在4月8日那天,他的母亲因病在北京去世了,而由于疫情,毛丹青并未能前往北京。

  “去年暑假回北京时,跟母亲一起住过一段时间。还是老规矩,除了聊家常之外,还谈了很多社会历史的话题,有时很像小型学术讨论会。

  今年春节前,疫情来的时候,我还在日本的大学忙教务,母亲多次让我寒假不要回来,最重的语气是:‘你回来只能让我担心。’

毛丹青和他的母亲。照片来自毛丹青《为了母亲,做最好的自己》,京报网,2020年04月30日
毛丹青和他的母亲。照片来自毛丹青《为了母亲,做最好的自己》,京报网,2020年04月30日

  后来,疫情不断升级,武汉封城,日本限制了出入境,一直到全球开始蔓延疫情的时候,这个时间之快出乎意料,包括出入境后需要隔离两周,最后发展到中日两国断航。于是,一个锁国的时期就这样突然到来了。

  母亲有三个兄妹在北京,这期间她搬到了小妹妹(我的小姨)家住。我从小是由小姨带大的,一起经历了许多事情,无话不说。我每天跟母亲微信通话,有时还视频,她总说:‘我天天窝在家里,还可以多活好几年。现在保护好自己最重要,你尽量不要出门。’ 再有,母亲总是跟我讲家世,讲得很详细,发微信发得也快。我猜想这是她已经写好的内容。因为很早就听说她一直在收集这方面的资料。母亲有一个大家族,有一年到上海参加餐聚,济济一堂,至少有三十多人参加,让我感到惊讶。

  母亲住院是3月20日,离世是4月8日清晨。我与她最后的照片是一张手机截屏。她在病床上对我笑,并说:‘你好,我就放心了。’

  现在,母亲已经离开了我,而我又不能送她最后一程,这是我人生最大的痛。她的离开把我的心掏空了一半,但我知道,这一半是会被我找回来的,因为母亲永远活在我心中。”

  毛丹青并在为《北京晚报》撰写的追忆文章中写道:4月15日是我母亲病逝的第七天。当天是一个晴天,但晴得不大,有时甚至会云迷雾锁。因为疫情肆虐,我无法返京,只能含泪仰望同一个天空,思念母亲……母亲住院了,我无法在她身边,心急如焚。每回问她感觉怎么样的时候,她总是说“我还好,你不要担心”。

  毛丹青的母亲是学者刘志琴(1935年11月-2020年4月8日),1960年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历史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专长明史和社会文化史研究,著有《晚明史论》《张居正评传》《改革家是怎样炼成的》《中国文化史导论》《思想者不老》等专著文集,另主编丛书多部。

  山水迢迢 为了见病危父亲一面

  居住在东京都的华人陈思自从疫情发生以后,一直靠微信和电话维系着与故乡父母的联系。今年3月,从家里传来了令人焦虑的消息,老父亲被查出癌症晚期。

  如何能回到国内,争取最后能陪伴老父亲几天,成了陈思这段时间的心结。在日本紧急状态宣言中,几乎不敢想象如何能买一张机票出国,并听说一旦出国,签证也可能取消。但每天从家里传来的消息都令人更加担忧。生命在与时间赛跑,亲情也在与时间赛跑。陈思每天都在绝望和焦虑不安中度过。

  在中国的旅游网站、日本的旅游网站,遍寻机票都不得,有时候眼看在中国的网站上显示购票成功,却又被通知航班取消了。在不得已中,陈思找周围朋友帮忙。终于,在得知他的紧急情况后,有朋友帮他联系到了一张日本航空的机票,是飞大连的,而陈思的家在南方。

  只要能从日本起飞,能回到国内,接下来总有办法再往家里走。抱着这样的想法,陈思二话不说买下了那张到大连的机票。

  陈思告诉记者,到大连后,被载到了隔离的酒店,需要隔离14天,之后的行程还完全未知。虽然离家还有非常远的距离,但总是近了一步。山水迢迢赶回了国,希望能赶得上陪伴父亲,希望能多陪伴几天。

  妈妈惦记美国的儿子 如坐针毯

  刘女士在日本的大学里教书,她的儿子和孙子、孙女都在美国加利福尼亚。

  儿子在一家IT公司里工作,在新冠疫情发生后,公司的工作没有什么问题,由于工作的性质,反而因为网络设备的需求增加,更加盈利。

  加利福尼亚州在美国疫情刚刚爆发时属于疫情较轻的一个地区,那时日本的疫情比较严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4月7日傍晚在日本政府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对策本部会议上宣布:基于防备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蔓延的修改后特别措施法(新冠特措法),东京、神奈川、埼玉、千叶、大阪、兵库、福冈7个都府县进入紧急事态,时间将持续至5月6日,之后日本又有许多自治体独自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当时,日本进入了新冠感染大爆发的前夜,到4月13日为止,累计发现感染者已达8403人,东京都最多,达2581人,甚至有人担心,日本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纽约。

  那时儿子担心在日本的母亲,每天打电话来日本,但是渐渐美国疫情爆发得越来越凶,到5月27日,加州记录的新冠病毒感染确诊患者总数已超过10万例,成为全美第四个超过10万例确诊病例的州。

  由于特朗普政权推行反华政策,当地人也有很多认为新冠病毒来源于中国,加州那边就变得日益紧张,许多人仇视华人和亚裔。在此次疫情过程中,黑人及拉美裔的美国人是感染及死亡人数最多的人群,而华人却很少很少,几乎没有人感染。黑人患新冠病毒肺炎的死亡率是白人的2.4倍,是亚裔和拉美裔的2.2倍。在全美新冠死亡者中,黑人所占比例为25%,但实际上黑色人种仅占美国总人口的13%,因此他们会发生疑问:怎么只有中国人不大被感染呢?加上政府有高官说中国人传播病毒,因此仇视华人和亚裔的现象很严重,有的华人上街遭到殴打,对亚裔的骚扰与攻击事件频发。其中许多是口头挑衅、吐口水等,但也有多宗事件几乎危及人命的案例。在纽约布鲁克林,一名华裔女子在出门倒垃圾时被泼酸性液体,脸、颈出现大面积灼伤。在德克萨斯州,一名男子认为几名亚裔感染了病毒,在超市用刀攻击3名亚裔美国人,其中包括两名幼童。

  一时间形势十分紧张,许多华人纷纷购买枪支准备自卫,刘老师儿子每天都要准备好枪支,子弹上膛,担心有人来袭击。

  这就使刘老师开始担心儿子一家在美国的日子。虽然日本的感染的传播得到抑制,但是美国那边抑制不住,有很多穷人不上班就没有饭吃,即使感觉到有病,也没有钱去做检查,因此感染蔓延的非常迅速。

  刘老师每天看BS电视,看美国那边的形势变化,也每天和儿子通电话。好在儿子现在是在家里工作,危险性还小一些。

  而美国明尼苏达州一名白人警察对一名黑人男子进行暴力执法,用膝盖跪压该男子的脖子长达7分钟之久,最后导致这名男子死亡,引发了美国各地的示威,游行和暴动,加利福尼亚也一片混乱,出现了打砸抢的现象,有的华人店铺被砸,被抢。

  刘老师说:儿子说,在加州上街成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但是有时为了买东西等还不得不上街,这不是,今天他说有急事一定上街,我在这里一直放不下心来。刘老师真的是每天如坐针毯。

  目前,儿子想来日本飞机不通,想回上海飞机也不通,母子俩只好每天打越洋电话,互问平安。

  女儿回国探亲遥遥无期 

  新冠病毒疫情下,中日两国航班中断,人员往来几乎归零。在东京打拼多年的刘女士,自从去年8月“于兰盆节”以来已快一年时间未回中国探亲。家里近八旬的父母身体如何?平日生活有没有恢复到疫情前?等等都使刘女士只能在海外望洋心叹。

  往常一年之内会回国探亲三次的刘女士,绝对是属于那种比较“恋家”的人,虽然身处异乡,但仍惦记着家中父母,于是“常回家看看”陪伴亲人便成为了她海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随着疫情逐横行,中日间交通手段越来越少,刘女士暂时放弃了回家看望爸爸妈妈的念头,与他们相隔千里,只有靠视频通话维持亲情。平时每周与远在中国的父母通话两三次,疫情后几乎每天两三次,刘女士向记者说道:

  刘女士说,之前中国国内疫情很严峻的时候,考虑外出购物有被感染的风险,因此建议父母尽量利用网络来补充日常所需生鲜食品,既方便又快捷,最重要的是减少了人员之间紧密接触。不过父母却说,网上的蔬菜水果,图片看起来品相不错,但实际到手又是另一回事,如果真把这些菜送家里了,万一质量有问题,退货更麻烦,所以还是情愿到超市采购。

  听老人家到这话可把刘女士紧张得够呛,她再三嘱咐父母千万要小心,出门做好防护准备,即使要去超市也最好间隔较长时间,一次性买多点,或者不急的话还可以让家中年轻点的亲戚帮忙代购。

  刘女士讲道,以前觉得父母身体硬朗,在生活方面暂无需别人照顾,自己每年有多次回家探亲机会,再加上父母还时常结伴到日本小住,尽孝道之事显得游刃有余。就算真有个什么突发状况,也能取得休假回国照顾二老,完全没想到过今天会面临如此局面,有家难返无法照顾疫情中的父母。

  目前中日两国间未完全解除入境限制,对此刘女士表示担忧。她说道,根据中国现行规定,从日本入境中国要进入指定酒店隔离观察14天,这对于用短时休假探亲的自己来讲无疑等同于被“拒之门外”。

  而且刘女士一旦短暂出境前往中国,据日本入境暂行规定她也无法再返回日本,直到新政出台为止。

  另外,日本现在的入境限制政策最快也要等到6月底后才会逐步缓解,届时哪怕中国人可以正常入境日本,航班恢复程度、票价多少都将是未知数,考虑将父母接来日本小住的刘女士恐怕还会遇到各种麻烦。


分享到:
阅读推荐

友情链接
 中国驻日本大使馆  日本中华总商会  全日本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在日中国科学技术者联盟  东京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东工大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千叶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筑波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大阪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东京中国文化中心
 复旦大学日本校友会  理化研中国学者会  首相府邸  日本驻华大使馆  观光厅
 日本国家旅游局  日本国际交流基金  中日交流心连心  日本文化中心  日中友好会馆
 日本中国友好协会  日中友好会馆  共同网  日经中文网  朝日新闻中文网
会社概要 广告募集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3 - 2015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