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从“一朗引退”观照日本人的人生美学
2019年03月28日 09:45        稿件来源:中文导报

  中文导报 社论

  作者:申文

  

  3月21日晚,日本著名球星铃木一朗跟随在籍的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西雅图水手队,在东京巨蛋结束海外开幕战第2场比赛后,正式宣布引退。在樱花季悄然绽放的时候,一代传奇微笑着谢幕离去;在平成年代即将终结之际,平成最伟大的球员以适时引退的方式,实现了有终之美,完成了一以贯之的人生美学和与时代共进退的选择。

  平成落幕在即,新旧时代的转换正以不可抗拒的力量扑面而来。冥冥之中,许多在平成风生水起、随平成阴晴圆缺的人和事或有意地告一段落,或无意间画上了句号。颇有时代回响的象征性事例当推“平成歌姬”安室奈美惠的引退和“平成最伟大球员”铃木一朗的谢幕。

  回想昭和与平成匆忙交接的1989年,柏林墙轰然倒塌,世界史迎来了伟大的转折期。在日本,日经指数攀上历史最高峰后一泻千里,昭和的繁荣随着天皇的去世戛然而止。无独有偶,昭和年代最具代表性的经营之神松下幸之助、日中友好掘井人冈崎嘉平太、动漫巨匠手冢治虫、演歌女王美空云雀、名优松田优作等也在同年去世,伴随着旧时代的离去而预示着新时代的到来。

  时光匆匆30年,自明仁天皇表达生前退位意愿后,日本又进入了平成谢幕时期,特别是那些闪耀在聚光灯下的演艺人士和体育明星备受关注。比如在演艺界,成立于1988年,整个平成年代风靡一世的国民天团SMAP在2016年底率先解散,拉开了告别平成的序幕;在1999年出道的当红偶像组合“岚”日前也平静宣布,将于2020年12月31日暂时中止活动,让伴随他们一起走过平成最闪光岁月的粉丝们心碎。曾经在90年代创造了“小室家族”的日本流行音乐教父级制作人小室哲哉在2018年无奈引退;而闪耀日本乐坛、影响亚洲流行音乐长达25年的“平成歌姬”安室奈美惠,也在年届40岁后公布了封麦日期,引起轰动。引退前的最后一年,安室奈美惠尽全力在专辑和演唱会,重登红白大会,重回高光时刻。2018年9月16日,安室正式退出演艺界后,她的官网和社群账号被全部删除清空。安室以绝不留恋的坚毅姿态告别昨日,回归普通人生活,演绎了如樱花般绚烂至极而后骤然散落、不粘不滞的引退美学,回馈了平成的舞台的和时代的抚育。

  在体育界,成长活跃在平成年代、频频向世界展示“日本面孔”的巨星们也不约而同地纷纷引退,为一个时代的落幕背书,也向东京奥运世代交棒。2017年4月,为日本和世界花样滑冰创造了一个时代的浅田真央宣布退役,冰上女神时年28岁;2017年9月,日本首位登上世界排名第一的职业高尔夫球选手、年仅32岁的宫里蓝宣布引退,为15年的职高生涯划上了句号。几乎与平成同时诞生,从小在日本国民热心关注下成长起来的“乒乓球天才少女”福原爱,也终于在30岁前的2018年10月21日宣布挂拍;日本自由式摔跤的世界王者、“灵长类最强女子”吉田沙保里则在2019年1月8日退役。在日本职业棒球界,每年都有以泪洗面的引退场面。2018赛季结束后,广岛鲤鱼的新井贵浩、读卖巨人的杉内俊哉、西武狮队的松井稼头央等名手纷纷脱下了球衣,而“平成最伟大球员”铃木一朗赶在此时此刻谢幕,不仅震撼了日美棒球界,也具有意味深长的时代象征性。

  铃木一朗现年45岁,其职业棒球生涯贯穿整个平成时代。他曾豪言自己的职棒生涯将延续到50岁,本次毅然引退除了岁月不饶人以外,也不排除时代发生转向而带来了潜在的心理暗示作用。铃木一朗的职棒生涯28年,1991年加入日本欧力士队,2001年正式加盟美国西雅图水手队。1994年他在日本职业棒球史上就创造了一个赛季击出210支安打的纪录,2004年在美国大联赛MLB创出单季262支安打的最高纪录,且连续9个赛季超过200安打,被誉为“安打制造机”。一朗在生涯比赛中共击出4367支安打,记录了他驰骋日美棒球赛场的峥嵘岁月,也让他成为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的世界第一安打王,其在球界的地位堪比世界本垒打纪录创造者、“日本棒球王”王贞治。

  铃木一朗在日本联赛和美国大联赛 MLB创造了无数纪录,荣获多项殊荣,包括年度最有价值球员奖、打击王、安打王、打点王、正力松太郎奖、最佳九人奖、金手套奖、美联银棒奖、美联杰出新人奖、美联杰出球员奖等。他的美国队友在推特上写道:“为一朗令人惊异的功绩鼓掌。作为他曾经的队友,为他的热情、专业意识、自制力而感到光荣,未来入驻世界棒球名人堂指日可待。”

  拥有如此辉煌业绩的铃木一朗,对自己宣布退役的时机是有考虑的。他明言在集训终盘时考虑了这个问题,希望能在日本结束比赛后发表会见。一朗表示,“我留下的成绩都是微不足道的,总有一天会被人超越”,他认为自己的努力已经到了极限,不能再为球队做出贡献了,个人的能力被高估是很痛苦的事情,希望能快乐地打球。不过,日本球迷认为,一朗退役与属于他的平成时代一起谢幕,时机的选择非常明智;而最后一场比赛中有水手队日籍投手菊池雄星首度登场,一朗的引退与雄星的登场象征着世代交替,是最好的形式了。

  的确,时代是迂回的,历史却是前进的;人的生命是有周期的,新旧交替则是生生不息的。无论是生前退位的明仁天皇亲手落下了平成时代的大幕,还是那些适时择机引退的社会名人完成了与时代共进退的夙愿,他们的选择都体现了日本人习以为常的人生美学。流逝之美,即花开花谢之美;有终之美,即善始善终之美。你在现场固然可以赢得喝彩,你离开后依然留下不绝的思念,所谓有一种难忘叫你走了,江湖依然有你的传说。无论是巅峰的引退还是终场的谢幕,都要把最好的画面和最美的背影留给这个世界,没有放弃过去的无奈,只有喜迎人生下一场的憧憬,这就是日本人的人生美学。

分享到:
阅读推荐

友情链接
 中国驻日本大使馆  日本中华总商会  全日本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在日中国科学技术者联盟  东京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东工大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千叶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筑波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大阪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东京中国文化中心
 复旦大学日本校友会  理化研中国学者会  首相府邸  日本驻华大使馆  观光厅
 日本国家旅游局  日本国际交流基金  中日交流心连心  日本文化中心  日中友好会馆
 日本中国友好协会  日中友好会馆  共同网  日经中文网  朝日新闻中文网
会社概要 广告募集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3 - 2015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