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见证世界最古老皇室的蜕变与新生
2019年03月22日 16:53        稿件来源:中文导报

中文导报 社论

作者:申文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平成最后的樱花就要绽放了。

日本的春天是忙碌的,毕业式、开学式、入社式,不一而足;这个春天更显忙碌,将要迎来平成天皇的退位式和新天皇的即位式,在日华人将和日本国民一起目击一个时代落幕的全过程,共同见证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皇室的蜕变与新生。

相比于在脱欧议程上民意纠结分裂、政府进退失据,临阵改弦更张的岛国英伦依然在风中凌乱的窘境,东瀛日本尽管也弥漫着有关“平成最后”的淡淡的哀愁,却有条不紊地启动了过去200年来首次天皇生前退位仪式。事实上,日本天皇的“退位”和“即位”,不是一次单纯典礼,而是一个时间漫长,仪式繁多,充满着宗教内涵、文化寓意和外交礼仪的完整过程。

广义来说,从天皇提出生前退位意愿引发舆论惊诧和民意发酵,到国会立法通过天皇退位特例法,再到政府成立“天皇陛下退位暨皇太子殿下即位典礼委员会”、安倍首相亲自出任委员长,已经拉开了天皇退位的序幕;狭义地看,明仁天皇在3月12日上午10时,在东京皇居宫中三殿出席仪式,向祭祀在宫中三殿的皇室祖先等通报退位事宜和退位日期,完成了10个退位相关仪式中的首项仪式,开启了真正的退位仪式。

明仁天皇生于1933年12月23日,1989年1月7日继位,是日本第125代天皇,年号平成。明仁天皇将于2019年4月30日退位,德仁皇太子将于5月1号即位,并改用新元号。这是自江户时代光格天皇退位后约200年来首次天皇生前退位。作为日本国家和国民统合的象征、也是日本神道教最高的祭祀王,天皇退位不仅是国家的大事,也是宗教意义上的最高规格典礼,更是日本文化在新世纪的生动演绎。

3月12日上午,明仁天皇身着自古以来天皇参加仪式时的“黄栌染御袍”,在皇室成员和宫内厅工作人员的注视下,进入宫中三殿中央的贤所,使用日本古文,宣读了退位事宜和退位日期。随后,天皇继续前往祭祀皇室祖先的皇灵殿和祭祀国内诸神的神殿,分别深施一礼。据称,3月26日,明仁将往奈良县参拜初代天皇神武天皇陵寝、4月18日参拜三重县伊势神宫、4月23日参拜昭和天皇陵寝东京武藏野陵。在4月30日退位的当天,天皇将再次参拜宫中三殿,并在皇居“松之间”宫殿举行仪式,发表作为天皇的最后讲话,完成“退位礼正殿之仪”。

可以说,年届85的明仁穷其一生实现了天皇制的转变,改善了日本天皇在世界上的形象,成功树立了近代以来天皇从未有过的和平、亲民的形象,使得日本的国家形象为之换改观。明仁是昭和天皇的长男,他的出生被视为日本的希望;明治以后,日本皇室多有去西方留学,而明仁是第一位直接聘用西方人士担任宫廷老师的皇子,标志着战后皇室改革的开始;明仁主动追求美智子并结婚,成为第一位与平民结婚的天皇;1992年,明仁天皇和皇后访华,成为中日两千年交往史上首次访华的日本天皇,也是迄今唯一一次;2015年战后60周年,明仁表示“对先前的战争深刻反省”,是第一位对战争公开表示悔恨与反省的天皇;此外,明仁还是第一位公开表示与朝鲜半岛有血缘关系的天皇,是第一位为灾民屈膝下跪、与民众取得平等视线的平民天皇,是第一位想当科学家并成为研究权威的天皇,是第一位明确主张自己死后火葬的天皇,也是200年来第一个成功实现生前退位的天皇。

随着明仁天皇退位,德仁新天皇将在5月1日即位。即位仪式在皇居举行,新天皇将举办“剑玺承继之仪”,接受代表着日本万世一系皇权的信物:剑玺、国玺、玉玺;举办“即位后朝见之仪”,接受日本国会众议院议长、参议员议长、内阁总理大臣、最高裁判所长官等政府首脑朝拜;5月4日,新天皇将在皇居接受日本各界人士参贺;10月22日,新天皇将在皇居举办“即位礼正殿之仪”,即位大典将广邀各国首脑政要出席观礼;同天,新天皇将举行“祝贺御列之仪”,参加游行活动,乘坐敞篷车接受沿街民众参贺庆祝;10月22日,新天皇在皇居丰明殿举行“饕宴之仪”,宴请国内外要人;10月23日,日本首相夫妇举办晚餐会,答谢各国来宾、祝贺使节和各界代表;11月14-15日,新天皇举办“大尝祭”,完成日本独有的登基仪式,然后举办“大饗之仪”,为各界赐酒,最后完成“亲谒之仪”,亲往伊势神宫奉告皇位继承祭仪顺利结束。

随着明仁天皇退位,为时30年的平成时代就要结束了。日本的平成时代,是失去的时代,也是无感的时代,但正如明仁在位30年庆典上所说,这并非一个平坦顺遂的世代,但过去30年来是近现代史上,日本首次踏入了没有经历战争的世代。平成30年,究竟是日本盛极而衰的挽歌时代,还是日本为下一次腾跃而自我调整积蓄后劲的准备阶段,都将在新的时代,也就是安倍首相和日本国民期盼的转变中得到验证。

后平成时代,日本可以分享奥运会和世博会的巨大红利,但社会问题依然严峻。首先,老龄少子化问题导致社会人口滑坡,而年轻人口相对减少不仅引起劳动力人口严重不足,更对现有的社会保险、养老医疗、学校教育制度等带来冲击和影响;其次,长期的优越富裕生活养成了社会整体的保守和惰性,日本满足于成为“无欲望社会”,正在输出“下流社会”的各种小确幸,而缺乏向上的发展动力。

世界上最古老的皇室正在经历着蜕变,如何以此为契机来激活社会风气,振兴民族精神,使得日本与时俱进,在新时代获得新生的力量,不仅是政府的责任,也是国民的义务。希望安倍首相希望的转折和转变能尽早展开。

分享到:
阅读推荐

友情链接
 中国驻日本大使馆  日本中华总商会  全日本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在日中国科学技术者联盟  东京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东工大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千叶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筑波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大阪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东京中国文化中心
 复旦大学日本校友会  理化研中国学者会  首相府邸  日本驻华大使馆  观光厅
 日本国家旅游局  日本国际交流基金  中日交流心连心  日本文化中心  日中友好会馆
 日本中国友好协会  日中友好会馆  共同网  日经中文网  朝日新闻中文网
会社概要 广告募集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3 - 2015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