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中文导报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速报
日本启动紧急事态下的华人百态
2020年04月13日 17:46        稿件来源:中文导报
/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4月7日傍晚在日本政府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对策本部会议上宣布:基于防备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蔓延的修改后《特别措施法》(新冠特措法),东京、神奈川、埼玉、千叶、大阪、兵库、福冈7个都府县进入紧急事态。之后,又有许多地方自治体独自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要求人们尽量“宅” 在家里,不要外出。

  目前,日本的学校延期开学,公司在家办公,娱乐设施停止营业,再加上世界新冠感染信息在电视和网络上如洪水猛兽,感染人数不断翻翻。社会停摆,人心惶惶,在日华人怎样度过疫情中的惊恐与寂寞的生活呢?《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采访了一些在日华人,他们谈了自己的生活和想法。

  大学教师们的“宅生活”

  小凡是在大学里教中文的非常勤讲师,在东京都内几所大学里教书,但是由于新冠流行,大学纷纷延期开学,一般都暂定在5月的黄金周以后开学。

  大学的讲堂也可以说是“三密”空间。据日本NHK电视台截止到4月6日的报道,全国至少有48大学在学生和教职员之中出现新冠感染者,其中国立大学大学有北海道大学、东北大学、东京大学、大阪大学、神户大学、九州大学等12所大学,公立大学有县立广岛大学、爱知县立大学,私立大学有早稻田大学、明治大学、关西学院大学、京都产业大学等34所大学。

  小凡所在大学虽然没有感染者,但是也都纷纷将开学的时间推后。

  在家里的时间多了,小凡一方面准备教案,一方也有了听音乐和读书的时间。平时大学里教学忙,虽然小凡很喜欢西方古典音乐,但是只能在电车里听,现在可以在家里静静地听。同时读书的时间也多了起来,小凡喜欢读的书范围很广,从天文、世界地理一直到日本文学等,她读了有十几本书,以往的读书计划是每年50本,现在看来今年可以超前完成。

  当然,关系到中国、世界和日本的新冠疫情,也是包括小凡在内的每个人都关心的事情。在中国疫情严重的时候,她每天和住在浙江的家里人通电话,那时日本还算安全,她本想接家里人到日本避避难,没想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2月12日召开的新型冠状病毒对策本部会议上表示,除中国湖北省以外,对曾到过浙江省的外国人及浙江省签发的中国护照持有者也采取拒绝入境日本的措施。这一禁令将从2月13日0时起生效。

  日本此前规定从2月1日0时起,对于来日前14天以内曾在湖北省逗留的所有外国人及湖北省签发的中国护照持有者禁止进入日本。日本外务省2月12日在其官网站上发布公告呼吁在华日本公民尽快回国。公告称,浙江省感染者数超过1000,每一万人感染者数接近0.2,感染率仅次于湖北,该区域可能会颁布更严格的人口流动限制措施。

  没有办法,她想到浙江口罩缺乏,就用国际快递给家里人寄去了一些口罩,没想到一封国际快递,走了好几个月还没有到。

  后来国内的形势好转,日本这头又显得日益严重。反倒是家里那边要给她寄口罩,但是寄往日本的邮政已经不通了。

  由于日本的疫情越来越严重,有的大学组织教员们进行在线教学研修,准备在线教学。小凡所在的大学也组织了在线教学研修。

  但是日本的条条框框特别多,进行在线教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学校的教学中作为教材使用的相片和文章的著作权,作为一种例外,可以不经著作权者的同意自由使用,但是作为印刷品进行复印并通过网络传播,就需要得到著作权者个别许可。

  在2020年3月30日,东京大学、九州大学等原帝国大学7所学校和国立信息学研究所,向文化厅和以授课目的公共传送补偿金等管理协会,提交了要求授课目的的公共传送补偿制度早期实施的申请书。

  另一方面,有许多学生是自己租房住,在线上课的环境未必准备得很充分。比如说光通讯设备,在线教学传输容量大,速度也比较快,比较安定,但是独身居住的学生不一定会有好的网络环境,如果为了网络教学重新设置,不仅要花工事费用,而且每月都要花钱租用。

  再一个就是Wi-Fi的使用。一般独身学生家里不一定设置家用Wi-Fi,大部分学生在智能手机签约时都签了大容量使用契约,并不使用移动Wi-Fi,重新签订移动Wi-Fi契约,一年也要花几万日元。学生们都已经交了学费,这笔额外费用由谁来出呢?也是很大问题。

  这些问题,都是小凡等教员们不能解决的,但是在线教学的准备也给小凡提供了一个灵感。由于新冠流行,平时在一起交流、一起去咖啡店、一起喝酒的朋友们都见不到面了。在家里“宅”时间长了,就会很寂寞,但是如果在线上聚会,虽然不像见面那样现实、快乐,但是线上聊天,线上饮酒碰杯也可以解除一些寂寞,交流一下信息,因此,线上饮酒等,也在他们之间盛行,有了独到的乐趣。

  华人出租车司机闭关休养

  “11点进入东京站排号,用了两个半小时总算到了第一号,拉了一位客人,挣了1380日元,一共用了三个小时。”

  “昨天从东京站大败而归,回到了池袋站,也没有几个人,排号一个半小时拉一位客人,挣了500日元,重新排号,又是一个半小时,又送到了刚才的那个地方,又是挣了500日元。自从进入工作到半夜一点十八个小时,勉强挣了1万日元,除去油钱还剩5千日元,平均一小时278日元,我想改行了我。今天换一个地方,去品川晃荡晃荡。”

  蒋常宝和跑友在爱车前。蒋常宝提供

  “昨天晚上7点45分开始了后半的工作,按原计划,去了品川站排号,没承想排了两个小时,拉了一位客人挣了660日元。感觉不对,改变计划,去了六本木,没客,又转到了新宿,还是没客,最后又回到了池袋,等了两个多小时,前面还有五六辆车,可是再也不动了,我失望了,放弃了,半夜1点40回到营业所,历时六个小时的收入仅仅是在品川站挣的660日元。我现在宣布,放假一个月!”

  4月6日、7日、8日,华人出租车司机蒋常宝在微信朋友圈写下上述三段文字。

  新冠肺炎疫情在日本呈加速蔓延态势,各行各业受到了严重冲击,客运业作为维系社会正常运转的重要行业首当其冲。出租车司机,更要同时面对防疫风险与需求暴跌两方面的压力。

  蒋常宝是一位“个人自营”出租车司机,不隶属某家出租车公司,完全独立自主营运,出勤自由的同时,也要独自承担各种风险。这次疫情来袭,也意味着他要独自渡过困境。

  在日本,“个人自营”出租车司机必定是经验丰富的“老司机”。相关法律规定,一个人要成为出租车司机,必须要有3年以上的开车经历,且在过去三年内没有严重的违章记录,满足上述条件才有资格报考出租车司机必须持有的“普通汽车第二种驾驶证”。此外,还必须参加地理地形考试,合格后才有资格成为一名出租车司机。

  如果要申请个人出租车营业执照的话,还有两个更为苛刻的条件:第一是必须在同一城市里当过10年以上的出租车司机;第二,最近5年间,无违章无事故,无触犯相关刑法。

  蒋常宝在日本有28年的出租车驾龄,其中有14年是供职某出租车公司,14年前独立单干。“在日本开车这么多年,今年这种状况是头一遭。”蒋常宝说。

  4月6日,蒋常宝在空空荡荡的东京站前候客。蒋常宝提供

  2月13日,新闻爆出东京的一名出租车司机被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此后蒋常宝出勤就格外小心,戴上了口罩。但是面对形形色色的客人,无论带不戴口罩,有没有防护措施,都不能拒载。2月收入虽然影响不大,但压力倍增。

  3月以来,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扩大,民众减少外出的状态呈现长期化,搭乘出租车的客人锐减导致销售额大幅下滑。

  “平时一个月营收大概五六十万日元,除油钱、车辆养护、税金、保险等成本外,每月有三四十万日元净收入。3月中旬明显感觉形势不妙,4月初这几天常常跑一天也没有一万日元进账。”蒋常宝说。

  4月疫情在东京快速蔓延后,出租车整个行业停摆,司机面临客源减少、收入暴跌的问题。东京的Royal limousine出租车公司4月8日宣布,由于受疫情影响业绩大幅下滑,解雇约600名员工,陆续暂停东京地区的出租车业务。该公司表示,与其让司机在收入减少的状况下冒着感染风险出车,不如停工领取失业补贴安全。

  而“个人自营”出租车司机,风险把控只能靠自己。“好在政府有补贴,虽然收入少一点,但日子总能过得去。政府已经颁布了‘新冠肺炎感染症特别融资办法’,三年免息,实在不行就去贷款。”蒋常宝说。

  对于未来蒋常宝依旧乐观,最近他花六百万日元购买了一辆丰田阿尔法。“之前的那辆车太旧了,空间也不够大,很多客人接不了,这辆新车有七人座,游客加行李都能容得下。这段时间在家休养好身体,等疫情过后就可以开新车上路载客啦!”

  华人餐厅受重创 疫情之下蛰伏磐涅

  新冠肺炎疫情袭来对日本餐营业产生了不小的打击,旅日华人经营的中餐厅更是受到重挫。部分店铺关门闭户或是缩短营业额时间,有些商家则利用当前特殊形势提升能力,转换运营思路,冀大疫之后磐涅。

  “目前事态非常严重,有些中餐厅的营业额下降了百分之七八十,而且大部分都暂时关店到12日。一家由华人运营的连锁中餐厅,几乎全面休业,只有一家分店做到午餐时间为止”。在日中国人厨师精英协会会长明信江告诉《中文导报》。

  因此次疫情特殊,协会不方便集中开会,于是会长明信江就通过社交软件将各种有用信息传递给协会成员,他希望在日华人餐饮经营者和厨师们能群策群力度过难关。

  据悉,在疫情蔓延日本之初,在日中国人厨师精英协会成员店就比照医师及政府指导的标准,积极展开了各种防疫抗议措施。例如,在店门前放置消毒液供食客清洁手部,并在店内就餐规则下工作,尽量使顾客分开坐,互不干扰,从而最大程度避免交叉感染。但随着病毒逐渐扩散,日本各地“封城”力度加大,客人仍然愈来愈少。

  厨师协会专务理事林强向《中文导报》介绍,“自己经营的中餐店卖得还不错,因为部分坚守岗位的日本上班族还有午饭需求。但是东京已宣布紧急事态,大家晚间都基本不外出就餐,所以夜晚休业的店很多。另外,其他营业额下降的店,人工费太高就直接全天关门了”。

  林强说道,“现在饭店经营者们担心的是新冠肺炎到底要持续多久,前景非常不明朗,他们要交房租,水电杂费等,甚至担心政府到时候没有什么补助。餐厅厨师则担心老板会无预警地解雇自己,基于现在的情况又害怕找不到工作,对今后的生活问题产生了极大忧虑。即使可以在店里继续工作的人,也因为生意大不如前,面临降薪危机。”。

  关于餐厅自救方式,林强表示,“充分利用外卖或自提手段,减少堂食是大家的共识。可是其中涉及到一些操作层面的问题。有些店之前从来没有做过外卖,这次突然跟风做,效果欠佳,不要说在众多外卖店铺中脱颖而出,哪怕仅是维持生计都异常艰难”。

  林强还认为,“趁疫情空档期提升业务水平和能力,是饭店经营者应当考虑的关键,待疫情之后餐营业才能更好地服务于社会”。

  不过,亦有华人商家在疫情发生之前就经历营业转型,未受病毒冲击。

  东京“香辣妹子”餐厅的经营者王女士,早在多年前就将自家餐厅制作的食品与网络结合,坚持走外卖和自提道路,另外还在中华物产店内开设店中店,多点开花,既拓宽了经营渠道又迎合了新消费趋势。王女士在接受《中文导报》采访时表示,“店铺营业额照旧,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华人主妇老老实实呆着就可以

  紧急事态宣言发布了,很多公司都进入了在宅勤务,操心一家人饮食起居的华人主妇也进入了紧张状态,大多数主妇都在这时候听从政府呼吁,呆在家,少出门。

  东京都华人小芳是一位兼职主妇,即本身也有兼职工作,但最近她的工作变为“在宅勤务”,每天早上还是按时起床,打开电脑,通过网络连接来接洽工作。据了解,目前大多数日本公司都采取了在宅勤务的方式,按照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的要求,每个人、每个公司都要减少八成的面对面,包括东京都厅本身都是只有百分之二十的人员上班,保证面对老百姓去办理各种文件资料或查询时的窗口是正常开放的,而内部办公事宜则改为“在宅”。这时因为由于医疗、食品、运输等行业是人们的生命线,所以这些行业的人员必须在外工作,而其他人员则应以最低限度的外出,来保证人员接触可能带来的感染风险。

  小芳告诉记者,为了减少外出,她每两天出去超市买一次菜,为了节约口罩,出去时集中购物,有时候将超市的东西买好了放进家门口,立即转身再去药妆店买生活用品。虽然日本不能像中国那样强制性不外出,但她基本以中国的出门节制来要求自己,因为只有从我做起,减少外出,减少感染风险,才能让日本保持目前这样的医疗正常运作。比起意大利等医疗崩坏的国家,日本目前算是非常优秀的现状了。

  华人主妇陈宜的工作是IT行业,在家也可以办公,所以公司也是很快就进入了在宅工作,上小学的儿子六岁,还有一个本来是上保育园,但最近也休息在家的四岁女儿。陈宜说,最大的问题是小孩子没法出去,积累了很多能量,总是一言不合就打起架来,为此坐在电脑前的陈宜和同样在宅工作的丈夫必须分配一个人出来,随时去安抚精力旺盛的小兄妹。每天一次30分钟左右领他们去人少的小路散步,称为遛娃。

  “日本人终于重视了”,这样告诉记者的是千叶主妇小盛,因为从4月10日起,超市的收款处,安置了塑料膜,而且还在地上画了线,排队等付款的时候,前后间隔一米。这情形好像之前在网上看到的国内超市。日本的佛系抗疫在面对每日飙升的感染者数字,也终于无法淡定了。

  小盛目前一天一次去超市,之前在卫生纸被抢购一空的事情发生后,保证家里有备货——但也不用多,无论是米还是卫生纸,都比平常多一袋,小盛说她相信日本的流通业,相信日本的秩序,所以只要每个人不去参与制造恐慌和混乱,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就可以。为了对付国内亲友不停发来的关于疫情严重的消息,干脆收到了也不打开,更不会像疫情刚发生时那样收到什么消息都四处转发出去。小盛认为,只锁定几个值得信赖的媒体而不是无限度接受纷杂无边的信息,这样做有利于身心健康。

分享到:
阅读推荐

友情链接
 中国驻日本大使馆  日本中华总商会  全日本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在日中国科学技术者联盟  东京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东工大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千叶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筑波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大阪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东京中国文化中心
 复旦大学日本校友会  理化研中国学者会  首相府邸  日本驻华大使馆  观光厅
 日本国家旅游局  日本国际交流基金  中日交流心连心  日本文化中心  日中友好会馆
 日本中国友好协会  日中友好会馆  共同网  日经中文网  朝日新闻中文网
会社概要 广告募集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3 - 2015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