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速报
乱杀乱砍事件颠覆日本安全神话
2018年07月02日 18:42        稿件来源:中文导报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最近,在日本发生多起恶性杀人事件,这些事件的特点是没有确定的目标,没有特别的冤仇怨恨,没有可以预测的地点,可以说是一时性起,随时随地,见人就杀。此种形态的犯罪严重地冲击着日本社会的安全感,使人们有一种风声鹤唳,人人自危的感觉。

  原自卫官刀砍枪击乱杀无辜

  当地时间26日下午2点左右,日本一名男子在用刀具袭击警察后,抢夺手枪逃跑,并向一名保安开枪,造成2人死亡。嫌疑人前自卫官岛津慧大当场被捕。

  据悉,岛津在案发当天曾通过免费通信APP向家人发讯息,示意“在打工的地方打了上司,要辞去工作”。该县警方认为岛津预谋袭击并事先准备好刀具,正在调查这一讯息与事件的关系和作案动机。

  据打工地点的相关人士透露,岛津在上班时确实打了上司,然后就不见了。

  岛津从今年4月开始在富山市内的快餐店开始打工,岛津是26日中午左右开始上班,一直应该干到下午12点半左右。40多岁的男性店长指示他工作,他不回答也不服从。当该店长继续要求他工作时,他也不说话,只是瞪着店长。约在12点50分左右,突然开始殴打店长,用拳头击打店长的颜面部和和身体数次,然后换掉工作服,穿上自己的衣服。1点左右,他说他不干了,然后走了出去。

  警方透露称,岛津于26日下午2点左右在富山市久方町富山中央警署奥田派出所用刀刺倒46岁的所长稻泉健一,抢夺手枪后逃跑。在约100米开外的奥田小学附近向68岁的保安中村信一开枪。

  相关办案人员称,派出所的监控录像中拍到在案发不久前背着黑色背包从派出所正面走过的疑为岛津的男子。岛津之后敲响岗亭后门,估计与前来应对的稻泉发生推搡并将其刺倒,随后朝奥田小学方面逃跑。

  稻泉以腹部为主,身上被刺了几十刀。因奥田小学改建工程而在校门口负责警卫的中村的头部及左肩有被枪击的痕迹。

  岛津闯入奥田小学后,被赶到的警察用手枪击倒,重伤昏迷。警方以涉嫌谋杀中村未遂将其当场逮捕,后来警方改为涉嫌杀人进行调查。

  警方在进行司法解剖并调查两人死因的同时,对岛津的居所展开搜查。警方也对派出所进行了现场勘察,并确认了岛津被捕的市立奥田小学的状况。

  据相关办案人员透露,在派出所附近发现的和被捕时岛津手持的3把凶器分别是斧头、生存刀和类似匕首形状的刀具。另外在奥田小学周边没收的岛津的背包中至少还有1把刀具。

  据自卫队相关人士透露,嫌犯岛津2015年3月加入陆上自卫队。同年4月起在金泽驻地工作,2017年3月退役。

  匕首一般为双刃,且具有较高的杀伤性,因在东京秋叶原恶性杀人事件中成为凶器而被禁止携带。

  原有消息称岛津失去意识生命垂危,警方更正称其内脏受损生命垂危,现在正在恢复中,可以进行简单的对话。派出所和奥田小学附近有人听到枪声。手枪装填有5发子弹,被全部射空。

  他所居住的地方的邻人们说:“见面时总是打招呼,寒暄,看上去是个好孩子。”但是有人说在夜间可以听见他的怒吼声。

  据住在岛津家附近的男性说,岛津是和父母及姐姐一家4口一起生活。他念中学时的教务长立雄山说,没有人欺负过他,但是在3年级的时候,他就不上学了。

  2015年,他出席该町的以自卫队入伍者为对象的激励会,町长鼓励他说:希望充满自豪地从事能够为他人和社会做贡献的工作。当时町里的报纸报道了激励会的情景。

  据杂志《AERAdot。》6月27日报道,岛津亲属说:

   “从很早以前他和父母的关系就很不好,初中左右开始对家长等频繁施加暴力,经常有警车开到他家,引起很大的骚动,可以看到脸步红肿的母亲向警官道歉,警察从后面抓住岛津的双手制止他的暴力行为。

  岛津小时候很老实,见到人时也认真地打招呼,家庭暴力的行为从初中左右开始。高中时不去上学,有时打工。18岁参加自卫队,家里面觉得很安心,认为他能够在自卫队里变成一个合格的社会中一员。但是他在自卫队中,一有不中意的事,就会打人,不得不辞去自卫队的工作。父亲对也也非常失望。从自卫队回来后暂时在家里闭门不出,从数个月前开始打工,当时他的父亲还为他的变化感到高兴。

  劈柴刀狂魔作恶日本新干线

  6月9日,在新横滨站和小田原站之间行驶的东海道新干线列车上,发生了一起持刀砍人事件,造成一人死亡,两人重伤。

  据日本媒体报道,神奈川县警方9日晚上10点左右接到报警,随后在停靠小田原车站的新干线列车上抓捕了犯罪嫌疑人。死伤者为一男两女,其中死者为一名男性,其余二人重伤。

  警方披露,被捕的犯罪嫌疑人叫小岛一朗,在新干线列车上,手持劈柴刀见人就砍。当时列车上约有880人,这起事件造成3人受伤,其中一名年约30岁的男子,因脖子中刀,即刻就失去意识,丧失了呼吸与心跳,送医后宣告死亡。另外还有两名20多岁的女子,分别手腕及肩膀等多处被砍。一名受害女性描述,遭到杀害的男子曾上前制止行凶。经调查,该男子是兵库县尼崎市的公司职员梅田耕太郎。被当场逮捕的无业人员小岛一朗与被害人并不认识且无纠纷。

  嫌犯被捕后,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他向警方供述称,在新干线列车中,莫名心情烦躁,突然萌生杀意,砍谁都行;于是当地政府初步认定,这起袭击是无差别攻击。

  事件发生之后,犯罪嫌疑人小岛一朗的身边人纷纷接受了媒体采访,其曽就职的公司社长称其做事历来都专心认真。

  和小岛一同生活过的伯父说,小岛在初中二年级的时候,经常以各种理由逃学。后来和父母关系恶化,最终离家出走,在生活困难者支援设施生活了5年。这孩子从来没做过伤害别人的事情,发生这种事真是不可思议。祖母也说,他懂事又安静,经常自我否定也常因人际关系而苦恼。两位家人脸上满是绝望和心碎。

  生活困难者支援设施的主管说,本来设施提供的定时制高中要4年才毕业,小岛3年就完成学业,本以为他能成长成一位普通甚至出色的社会人,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素不相识的人成作案目标

  在静冈县浜松市居住的29岁女子内山茉由子,在健身俱乐部的停车场被人绑架,两星期后在山中发现了内山的尸体。目前警方公布的线索显示,实施绑架的两名嫌犯与内山素不相识,并无恩怨,很可能是随机选择作案目标。

  在浜松市从事护士工作的内山茉由子,在5月26日神秘失踪,警方调查发现,当日下午6时许,内山离开健身俱乐部后,在停车场准备驾车离开时被两人绑架,内山的车一同被开走。这段过程被监控摄像头拍下。

  警方随后在三重县桑名市找到被内山的汽车,6月9日在静冈县藤枝市的山中找到内山的尸体。

  实施绑架的伊藤基树(28岁)、铃木充(42岁),迫于强大的精神压力,先后向警方自首。

  据供述,两名嫌犯是通过社交网络结识的,此前与受害人内山并不认识。两人在网上看到有高薪工作,就与发帖人相约见面。两人供述称,“只是实施绑架,并未杀人”。

  警方调查,发帖人名叫芥川丰史(39岁),他与伊藤基树、铃木充在横滨见面后一同乘坐新干线前往浜松市。芥川有多次前科,曾是暴力团成员,2001年因以诈骗罪被逮捕,2011年因敲诈高知县一超市,称“买的面包里有针”被逮捕,2015年因入室盗窃被捕。一共被逮捕五次,是一名为非作歹的惯犯。

  整个案件尚未明了,嫌犯主谋芥川却离奇死亡。6月14日,在新澙市的商务酒店里芥川死亡了,死因是自杀。

  嫌犯为何选择不认识的内山下手?嫌犯主谋为何自杀?扑朔迷离的案情,让日本社会平添几分不安。

  据了解,犯罪嫌疑人小岛今年22岁, 2015年4月以正社员的身份进入埼玉县内一家机械维护公司,从事机械修理的工作。同年8月移动至爱媛县,转年2月末辞职。现在无职的小岛,今年1月留下一句“我走了”就离开了家人。近年来都一直是“家里蹲”,一直抱着“”我是个没价值的人。我想自由地生活。如果不能按自己的方式生活还不如死”的态度。2016年,小岛以人际关系为理由辞职,4月左右搬去和岡崎市的伯父和祖母一起住,一直关在自己二楼的房间里上网,也不出门。由于跟父母感情破裂,去年10月小岛成为祖母的养子。小岛家中藏着很多经典读物,而且都是人们口口相传的“经典著作”。小岛的书房中有《圣经》、日本上古史之一的《古事记》、世界名著《罪与罚》、莎士比亚的悲剧《麦克白》、凯撒的《高卢战记》、小说《楢山节考》等。据他祖母说,他每次读完《圣经》后会仔细地写好阅读笔记。

  2017年,小岛的精神出现了一些问题,曾一度住进了冈崎市内的精神科医院。

  2018年1月,小岛骑自行车再次离家出走,也没有告知家人要去哪。祖母给他打过手机,虽然接通了但也没说出他的具体所在地址。

   安全神话崩塌?华人心有不安

  日本东海道新干线发生砍人事件,并且近期几起不问青红皂白就在街头滥杀无辜的事件,对于旅居日本的华人,也是不小的冲击。毋庸置疑的是,绝大多数华人都认为在日本很安全,尤其是出门若是在哪里忘了手机或钱包,大多数情况都能找回来。双肩包不用紧紧抱着上地铁,裤子后兜露出半个钱包也不用担心被偷,这些都是旅日华人对于国内亲友引以为傲的日本生活。对于高铁要安检这种麻烦事,更是感觉不屑。然而,一旦发生新干线砍人事件,又让人心惊肉跳,仿佛日本的安全神话轰然倒塌。

  在日本公司就职并经常因出差而往返于关东和关西的小张说,新干线本是最好的独处休憩之地。由于担任营业工作,经常是在开会、面谈,而新干线上的近两个半小时,却是一个人坐在位子上工作或休息的好时光。上车前,先买好咖啡和三文治,或者车站饭盒,当车子启动,就可以进入自己的世界。由于日本很重人与人的距离,坐在旁边的人绝对不会无故搭话,在车厢里甚至不能打电话,而只能到车厢连接处去打,这样,车厢内就基本是安静的。喝一口咖啡,打开电脑看看工作进程,或者拿着手机刷刷微信,累了就闭目睡上一觉,更有窗外远近变换的景色。有城市高楼,有乡村田野,总之在新干线上就意味着安全、舒适、安静、自由。因为深知只要在新干线上不违反日本对于噪音和行动的“空气”,也就是规规矩矩安安静静,那绝对是虽然在人群中,却仿佛无人之境,小张说他只要一上车,到下车,都不会去看前后左右有什么,完全可以专心于自身。

  新干线砍人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又是小张去大阪的日子,上车后不禁有点胆战心惊,无法像从前那样身心放松地投入原本意味着安全与自由的两个多小时。先是看看旁边的人,不料旁边的一位女乘客也正在东张西望,神情中都带着点不安紧张。直到车子开出去半个小时,才觉得自己疑神疑鬼也用不着,这才有心情打开电脑工作。

  家有小学生的华人妈妈每当有事件发生就又多了份担忧,因为日本并无接送小孩上学放学这回事。华人李容的女儿上小学二年级,放学后并参加学童保育,到家已经傍晚,秋冬天气时天已擦黑。上海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每当日本发生杀人砍人或诱拐、尤其是小女孩失踪这些事儿,就发来很多条微信表示担忧,一个个摩拳擦掌要来日本接送小孩。每当这时候,李容和丈夫都要费尽口舌告诉他们,这只是偶然突发事件,日本整体还是比较安全的。最近不仅日本出事时他们来要求接送,上海发生了小学生遇害事件后,老人又担忧起远在东瀛的儿孙,一声声“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说得李容也心有不安了,考虑是否将工作时间调整到可以去接孩子。

  虽然程度不一,但很多华人都在面对这些恶性事件时感觉“日本怎么也有这么吓人的事件啊?”好像日本就是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然而,世上任何地方都有阳光也有阴影,一位长期生活在日本的华人老吴表示,少去人多聚众处,上了电车电梯对周围礼貌客气点,而一旦感觉不对,立即警觉和行动,自己就要负起保护自己的责任。

 

分享到:
阅读推荐

友情链接
 中国驻日本大使馆  日本中华总商会  全日本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在日中国科学技术者联盟  东京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东工大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千叶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筑波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大阪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东京中国文化中心
 复旦大学日本校友会  理化研中国学者会  首相府邸  日本驻华大使馆  观光厅
 日本国家旅游局  日本国际交流基金  中日交流心连心  日本文化中心  日中友好会馆
 日本中国友好协会  日中友好会馆  共同网  日经中文网  朝日新闻中文网
会社概要 广告募集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3 - 2015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