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中文导报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日本新闻
前首相安倍是否会因 “赏樱会”被捕?
2020年12月21日 18:55        稿件来源:中文导报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有关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方面就“赏樱会”前一天主办的晚餐会,由于会费不足而为参加者填补共计逾900万日元,以支付的费用,涉嫌违反《政治资金规正法》(不记载),日本东京地方检察厅对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进行自愿接受询问传唤。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拟在临时国会最后一天,也就是12月5日闭幕后,向安倍本人询问情况,现在正就此进行协调。



“赏樱会”前夜的晚餐会,由安倍前首相的公设第一秘书担任代表的政治团体“安倍晋三后援会”主办,说是安倍的支持者每人交5000日元会费参加。该团体的事务所设在安倍的选区山口县下关市,而东京地检特搜部在此前的调查中发现,承办“赏樱会”前一天晚餐会的费用总额,明显高出宴会参加者支付的费用总额,据此判断是安倍晋三方面“填补了差额”。比如说2018年4月,在东京某酒店举行的“赏樱会”的前夜的晚餐会上,约800名安倍的支持者出席,每人支付5000日元(约合316元人民币),但有举报材料显示,当天每人的餐饮费至少达1.1万日元之多。



关于举行晚餐会的费用,安倍前首相在国会辩论等场合指出:所有的参加者都是自己负担费用。但是到去年为止的5年里,怀疑有超过800万元以上的不足会费都是安倍方面填补的。为此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希望对安倍本人进行传唤,认为这一事件的过程,由向安倍本人进行直接确认的必要。据悉,安倍身边知情人士近来也透露,事务所方面作了与事实不符的说明,而安倍可能会主张自身并未参与此事。

那么安倍方面填补晚餐会费用为什么说是涉嫌违法呢?


日本《政治资金规正法》规定,政治团体每年必须提交政治资金收支报告书,对收支报告书造假者处以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100万日元以下罚款等,不提交报告或者不记录收入等必须记录的款项与此同罪。



而在12月3日,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基本决定以涉嫌违反《政治资金规正法》(不记载)对安倍的公设第一秘书立案侦查,据悉,公设第一秘书自愿接受询问时已承认填补“赏樱会”前夜的晚餐会差额。特搜部似乎认为:从《政治资金规正法》的规定来看,至少必须把从参加者收取的会费记入收入。检方调查显示:安倍方面未记入政治资金收支报告的金额收支合计可能会超过4000万日元。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正在考虑以违反《政治资金规正法》(不记载)罪,对担任“安倍晋三后援会”代表的公设第一秘书进行简易起诉。

安倍此前有关“赏樱会”的答辩

从去年11月以来到安倍退任的今年9月的近一年时间里,安倍对一连串的有关赏樱会的质问一直持否定的态度。有关晚餐会的费用,人们指出会费大大低于高级酒店的宴会定价,安倍答辩说:那是酒店的设定。

关于是否填补了费用的差额,安倍说:后援会没有任何支出。并说并没有从酒店得到费用的明细表。在野党议员纷纷表示:首相的答辩难以信任。

日本共同社去年11月23、24两日实施的日本全国电话舆论调查结果显示,有关使用公费的首相主办“赏樱会”的首相安倍晋三发言,回答“无法信赖”的受访者占69.2%,回答“可以信赖”的仅占21.4%。



关于赏樱会招待众多安倍家乡支持者一事,回答“认为是问题”的占59.9%,回答“不认为是问题”的占35.0%。关于赏樱会,回答“废除为好”的达64.7%,超过了回答“继续为好”的26.9%。

有关使用公费的首相主办“赏樱会”的首相安倍晋三发言,回答“无法信赖”的受访者占69.2%,回答“可以信赖”的仅占21.4%。

关于到目前为止的有关赏樱会的国会答辩,安倍在12月4日在国会内针对记者的询问指出:关于国会的答辩,正向大家所知道的那样,在那个阶段,我只能用我认为是我已经知道的事实进行答辩。这以后,事实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在搜查正在继续,我也对事务所说,需要诚实地回答。在得出结论以前,我在如此的场合,说些什么也不合适,因此请允许我对此不作回答。等到了适当的阶段,我再说明事情的经过。


赏樱会历史悠久 前身为皇室“观樱会”


说到赏樱会,就不得不讲一讲日本赏樱传统从何而来。据称,日本的赏樱传统来自于两条源流。

一是据日本古籍记载,日本天皇一脉的祖先天孙与木花佐久夜姬(樱花女神)一夜成婚(其实就是临幸之后成功怀了皇种),故而大和民族也认为自己有樱花女神血脉。于是樱花女神便在日本拥有类似华夏女娲大神般的地位,代表丰收和吉祥安康。

另一源流是日本东瀛疯狂模仿唐朝天国的时代。不仅模仿唐代建筑,也模仿唐代园林,但是出现问题的是,曾种在天皇庭院里的梅花林被一场大火烧毁,而旁边的几株樱花幸免于难,于是此后日本人便将从唐朝学来的赏梅,改为赏樱。

据悉,赏樱花会的前身是“观樱会”,观樱会的历史非常悠久,最早能追溯到1881年,一直到1938年,日本的观樱会都是由皇室主办,但战争中断了此项活动。1952年,日本首相吉田茂重新召集人员讨论赏樱花会,在当年日本战后首次举办赏樱花会。在1970年之前,日本的赏樱花会是“内部”大会,只邀请少数的自卫队长官。

观樱会召开地方一般在新宿的御苑。新宿御苑本是江户时代的领主--内藤家的宅邸。之后,成为皇室用地,将其改建成西洋式庭院“新宿御苑”。1906年举行开园式,春季和秋季由皇室主办的庭院晚会--观樱会与观菊会在此召开,邀请国内外来宾参加而成为国际交流的场所。新宿御苑为观樱会从全国各地收集了樱花,由此成为赏樱的有名景点,目前大约有1300颗樱花树。

大量各界杰出人士参加赏樱会本无可厚非,可是选拔标准不公开,除皇族、旧皇族、各国大使、众议院及参议院长、大臣外,还有大量艺人和演员参加,而且随着参加赏樱会的人数不断增多,实际的花费也在悄悄地跟着水涨船高,这些开销均由政府负担,所以引起了民众不满,大家认为首相有假公济私,中饱私囊的嫌疑。

据了解,2014年开始,日本的支出预算额度都被公开,原本预算只有1766万左右,但是花费却逐年上升,日本人看到每年花费数千万用在这个上面,当然会怒火中烧。

统计显示,进入新世纪,2001年春季由森喜朗主导的赏樱会邀请了约8000人参加,到2019年安倍晋三主办时有约18200人参加。费用也是逐年上升,2014年赏樱会预算为1718万日元,实际花费3005万3000日元,2019年预算为1766万日元,实际花费已达5518万7000日元。对人数上涨和预算成倍增加的原因,内阁府称是为了防止恐怖袭击和防止组织混乱等等。


日本民间怎么看赏樱会资金问题


针对安倍赏樱游园会,各方指责声浪很高。立宪民主党的枝野幸男代表表示:“这一年来,安倍都在说谎。我们绝不允许他就此逃避问题。”他并认为当时菅义伟作为官方长官,是安倍的管家,所以他的责任也要追究。

以立宪民主党和日本共产党这样的左派野党对安倍的赏樱会问题紧追不舍,他们强调,原本赏樱会是招待各界有功绩的人士,作为对他们的慰劳而设,但实际上却是招待了安倍前首相的后援会人士和诸多支持者,已经变为了政治利用。

前首相鸠山由纪夫这次也很义愤填膺,他在社交媒体上发言称:“针对赏樱会前夜节的费用问题,如果只是简单起诉秘书,那日本就真是犯罪天堂了。”

针对安倍前首相的赏樱会资金不明问题,由全国的律师等组成的团体则已将要求彻查和起诉安倍的“要请书”提交给东京地方检察厅。这个团体由941名律师和法学者组成,他们针对安倍前首相、后援会代表和公设第一秘书三人提交了告发状。

对于赏樱会在日本政坛闹得沸沸扬扬之局面,日本民众更是显出了对政治家的不信任感。安倍曾表示将“诚意”对应这个问题,网友们评论道:也不用强调诚意了,你只要把真实收支情况说清楚就行了。

时值日本疫情每日感染人数增加近两千的时期,也有民众认为现在根本不是追究赏樱会前夜节的吃喝费用问题的时候,而是尽快安抚好疫情才是关键。

2019年4月赏樱会。照片来源:日本首相官邸网页

分享到:
阅读推荐

友情链接
 中国驻日本大使馆  日本中华总商会  全日本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在日中国科学技术者联盟  东京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东工大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千叶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筑波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大阪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东京中国文化中心
 复旦大学日本校友会  理化研中国学者会  首相府邸  日本驻华大使馆  观光厅
 日本国家旅游局  日本国际交流基金  中日交流心连心  日本文化中心  日中友好会馆
 日本中国友好协会  日中友好会馆  共同网  日经中文网  朝日新闻中文网
会社概要 广告募集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3 - 2015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